疥疮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古文阅读决壅蔽苏轼 [复制链接]

1#
临床研究白癜风专家 https://m-mip.39.net/disease/mip_5488012.html

所贵乎朝廷清明而天下治平者,何也?天下不诉而无冤,不谒而得其所欲。此尧舜之盛也。其次不能无诉,诉而必见察;不能无谒,谒而必见省。使远方之贱吏,不知朝廷之高,而一介之小民,不识官府之难,而后天下治。今夫一人之身,有一心两手而已,疾痛苛痒,动于百体之中。虽其甚微不足以为患,而手随至,夫手之至,岂其一一而听之心哉?心之所以素爱其身者深,而手之所以亲听于心者熟,是故不待使令而卒然以自至。圣人之治天下,亦如此而已。百官之众,四海之广,使其关节脉理,相通为一。叩之而必闻,触之而必应。夫是以天下可使为一身,天子之贵,土民之贱,可使相爱,忧患可使同,缓急可使救。

今也不然,天下有不幸,而诉其冤,如诉之于天。有不得已,而谒其所欲,如谒之于鬼神。公卿大臣不能究其详悉,而付之于胥吏。故凡贿赂之先至者,朝请而夕得;徒手而来者,终年而不获。至于故常之事,人之所当得而无疑者,莫不务为留滞,以待请属。举天下一毫之事,非金钱无以行之。

昔者汉唐之弊,患法不明,而用之不密,使吏得以空虚无据之法而绳天下,故小人以无法为奸。今也法令明具,而用之至密,举天下惟法之知。所欲排者,有小不如法,而可指以为瑕。所欲与者,虽有所乖戾,而可借法以为解。故小人以法为奸。今天下所为多事者,岂事之诚多耶?吏欲有所鬻而未得,则新故相仍,纷然而不决。此王化之所以壅遏而不行也。

今天下治安,大吏奉法,不敢顾私,而府吏之属招权鬻法,长吏心知而不问,以为当然。此其弊有二而已:事繁而官不勤,故权在胥吏。欲去其弊也,莫如省事而厉精。省事莫如任人,厉精莫如自上率之。

古之圣王爱日以求治,辨色而视朝。苟少安焉而至于日出,则终日为之不给。以少而言之,一日而废一事,一月则可知也,一岁则事之积者不可胜数矣。故欲事之无繁,则必劳于始而逸于终。晨兴而晏罢,天子未退,则宰相不敢归安于私第;宰相日昃而不退,则百官莫不震悚尽力于王事,而不敢宴游。如此则纤悉隐微莫不举矣。天子求治之勤,过于先王,而议者不称王季之晏朝,而称舜之无为。不论文王之日昃,而论始皇之量书。此何以率天下之怠耶?臣故曰:厉精莫如自上率之,则壅蔽决矣。

译文

一个国家政治清明,社会安定,最重要的标志是什么呢?(首先)天下的人不经过诉讼而不存在冤案,不用向上请求便能实现自己的愿望。(做到这点,就可以说)这是尧、舜时代的盛世。其次是不可能没有诉讼,而有了诉讼就一定会有人来审察;不可能没有人向上请求,而提出请求后就一定会有人来察看。(这样就)使远方的低级官吏不感到朝廷高不可攀,而一个小小老百姓也不觉得见官十分困难,然后天下才能达到大治。现在,一个人身上只不过有一颗心和两只手而已,可是当疾病疼痛、疥疮发痒出现在身体的各个部位时,即使这种痛痒十分微弱,够不上造成大的危害,但手也会随即到达那个地方,手到那个地方,难道它一一都是听从心的指挥吗?这是因为心向来就对身子爱得很深,而手向来习惯听从心的指挥,因此手不等命令就很快伸到了痛痒的地方。圣人治理天下,也不过像这样罢了。百官人数众多,全国地域广大,让它们的“关节”“脉络”相互沟通,形成一个整体,敲打一下就一定会听到声响,触动一下就一定会有反应,因此可以使天下像一个人的身体一样。尊贵的天子,贫贱的百姓,可以让他们互相爱护,有了忧患大家共同分担,有了危急大家一起救助。

当今情况不是这样,天下有人不幸要告状伸冤,如同向天申诉一样不易;天下有人迫不得已向上提出请求,如同向鬼神求告一样困难。公卿大臣不能考察详情(百姓详尽的诉说),却将案件交给小吏去办。所以凡是先送财物来请求办案的,早上提出,晚上就很快解决了;空着手来请求办案的,一年完了还得不到解决。至于那些符合常例、应当替人家办理而没有疑问的案件,没有不故意拖延的,以等待别人私下请求嘱托,普天下一毫一末的小事,不用金钱就办不成功。

过去汉朝、唐朝的弊端,就在于法令不严明,实施不细密,使得官吏能凭仗随意编造、毫无依据的法规来处理天下的案件,所以小人就利用法令不明来干坏事。现在法令严明完备,执行周密细致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法度。一个人想要排挤某人,某人稍有不合法律的行为,他就可以指斥为罪过;一个人想要结交某人,即使某人有了违犯法律的行为,他也可以借用法律来为其开脱罪责。所以小人能够利用法律来干坏事。当今人们认为天下多事,难道事情真的很多吗?官吏想要卖法谋利却未能得逞,于是新老案件相互积压,乱纷纷地解决不了,这就是朝廷政令受到阻碍、不能很好实施的原因。

当今天下太平安定,大官们奉行国家法令,不敢顾念私人利益;可官署里的僚佐(小吏)这类人却揽权卖法,长官们心里明白而不过问,甚至认为应该这样做。其中的弊端有两个:事情繁多而官员不努力办事,所以权力就落到了处理文书的小吏手中。想要去除这两个弊端,不如精简事务和激励官员们振奋精神办事。要精简事务,不如信任官员;要激励官员们振奋精神办事不如从天子带头做起。

古代的圣君爱惜时光,抓紧治理好国家,每日天刚亮就上朝听政。如果稍微贪图安逸,到了太阳出来时才上朝,那么一天时间就不够用。即使从少的方面来说,一天停办一件事,一个月耽误多少事就可想而知了,如果过一年,那积压下来的事就不能数清了。所以要想事情不繁多,就一定要从辛劳开始,而以安闲告终。每日早起上朝而晚上退朝,天子不退朝,那么宰相也不敢回到私人住宅去享受安乐;宰相从早上到太阳偏西时还没有退朝,那么百官都会为之震动,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,而不敢去宴饮游乐。如果能像这样,那么就算是细小琐碎、隐微不显的事情也没有不能办好的。当今天子治理国家的辛勤,已经超过了以前的帝王,可是议论的人们(朝官)不称颂王季每天晚退朝(勤政),却赞许虞舜的无为之治;不夸奖周文王的勤政,却宣扬秦始皇每天定量处理的文件都是用秤称好的。这样的言论凭什么为天下怠惰的人做表率呢?因此我说:励精图治不如由天子先做出表率,那么政令法规阻塞无法执行的弊病就可以解决了。

提示:1)分类浏览:点击左下方之“阅读原文”,页面上方有“点击分类浏览往期诗文”按钮,点击即可分类浏览。)号内搜索:点击文章标题下方之蓝字“文言文”,即可进入本号主页,其顶部可见搜索图标,点击即可进行号内搜索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